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:http://www.hxgkw.com!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,导致大量书籍错乱,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,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,感谢您的访问!

第一时间更新《林泉公司 张林泉》最新章节。

“我只是路过这里,碰巧救了你。”

路过?梅非皱了皱鼻尖。哪儿有这么巧的事?

她脸色一变。

“差点儿忘了!二师兄,你先等等,我去去就来!”

她用了最快的速度跑到陶无辛的房间门口,正想一脚踹开房门,房门却忽然从里打开了。

梅非失去平衡,被开门人接了个满怀。

“还好。”陶无辛满脸如释重负。“你没事罢?”

梅非瞅了他一阵子。“这么快就采完了?”

陶无辛蹙起眉。“你在说什么呢?”

“刚刚我房里来了个天水门的男人,他说他师姐去采你了。”梅非眨巴眨巴眼。“也就是那个笑语。”

陶无辛脸色遽变。“什么?那个男人呢?现在在哪儿?”

“还在我房间里躺着。”

陶无辛脸上悲恸欲绝,扶着她的肩膀上上下下看了一遍。“小梅子,你受苦了。都怪我——”

梅非咳了咳。“我二师兄路过这里,救了我。”

她转头去看,穆澈已经没了踪迹。

“走得这么快?”她还在望,陶无辛已经拉着她踹开了隔壁房间的门。

迷香的味道犹存,那个黑衣人却已没了踪迹。

陶无辛的燕子眸溢出杀气。“天水门?!这笔账我会记得。”

梅非犹豫了片刻,拉了拉他的衣袖。

“那你究竟被采了么?”

陶无辛的表情窘了窘。“当然没有。我从小服用过许多种药物,这种程度的迷香还迷不倒我。”

原来之前他闻到迷香,又见一黑衣女子翻窗而入,正想将她制住探探底细,那女子却无意间碰到了一只花瓶,微醺和薛幼桃听得动静便闯了进来。

薛幼桃既然来了,陶无辛自然也不好施展武功,便只得眼睁睁看着那女子逃了出去,临行前还朝他撒了一把药粉。

薛幼桃见状,立刻上前推开了他,自己却被那药粉所袭。

陶无辛担心梅非的情况,留下微醺替薛幼桃诊治,正拉开门,便见梅非朝他扑了过来。

“有点儿不对。”梅非皱了皱眉。

“的确。”陶无辛赞同地点了点头。“没理由他们选择采你,而不去采薛幼桃。”

梅非一怒,朝他脚上狠狠一跺。

陶无辛呲牙咧嘴地原地蹦了蹦。“我-我只是开个玩笑。”

“那是他们有眼光!”梅非又瞪了他一眼,这才往下说。“天水门一向偏好选择有内力之人。他们一定看出了我有内力在身。我奇怪的是他们为何会选择采你。明明你已经故意脚步沉滞装成不会武的样子,没理由会被选上。”

“也许是因为我太好看了?”

梅非白了他一眼。

“好罢,说正经的。”陶无辛咳了咳。“这事情的确不对。不过这两个天水门的人都逃走了,只好等我回西蜀之后再派人调查。对了,你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关于天水门的事?”

“是大师兄查到的。”

“上官久?”陶无辛皱了皱眉。“你这大师兄倒真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物。我们西蜀的人查了那么久,也没查出他的身份。”

“干嘛要查他?”

“你们越凤派藏龙卧虎,每个都不简单。”

“当然。”梅非有些飘飘然。

“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去的。”陶无辛摇了摇头。“一定是萧揽他眼花了。”

梅非黛眉一拢正要发火,却见微醺快步走了过来。

“大公子,你最好去看看。她的情形——不太妙。”

梅非和陶无辛对视一眼,立刻朝房内奔去。

房内燃着灯,薛幼桃躺在床上,双目紧闭,面色潮红,眉间蹙着,不时从喉间发出一两声呻吟。

这情形——

“媚药?”

梅非脱口而出。

“不错。”微醺有些尴尬地别开眼去。“她中的应该是天水门的秘药。我试了很多种方法都没有解开。”

只见薛幼桃的面色越来越红,呻吟声也越发急促,听得人血脉贲张。她将眼睛张开了一条缝,媚眼如丝。

“小——辛——”

“阿桃。”陶无辛朝她走了两步。“你没事罢?”

“我——好热——”她迷乱地唤着,双手便去解开自己的衣衫。

陶无辛阻挡不及,便只见她露出了半个雪白的肩膀和浅浅胸上沟壑,春光半泄,正是叫人喉头一紧的**景致。

他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,侧脸向微醺。

“若不解开会如何?”

微醺摇了摇头。“不知道。但她的症状越演越烈……若再拖下去怕是……”

“小辛——”

第一时间更新《林泉公司 张林泉》最新章节。

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+

嫡医行

北海忘雪

冥诞

清越幽声

前夫,放了我

似水黯然

王爷别追我,我要回现代

迟宏宇

穿越西游之我是一只小乌龟

高手动作

大谎弥天

沿偃
用户评论
友情链接